梁震明 劍龍石(局部)

小時候住在南部學校宿舍,廣大的校園,總有著一群狗兒可以作伴,養過的小動物更是種類繁多,不盡其數,讓我有了認識生命美好與接受現實殘酷的可能。譚精忠大哥在台灣當代藝術界是相當有份量的收藏大家,作品能夠被他典藏與肯定,實屬三生有幸。早些年曾在個展和藝博短暫相遇過,直到今年他開始在臉書上出沒,才有了更多的機會與他互動。他對藝術的熱愛,對畫家們的鼓勵,從他臉書諸多有深度有內涵的留言即可得知,萬事認真的態度,讓人不得不佩服。同樣的他也不斷勉勵我勇於突破,從言語,從行動一直鼓吹我,可以畫些不一樣的東西,多搞搞多看看,異空間和類山水都可發揮,總會有些不同的收穫與突破,面對他的厚愛,原本憨厚的我,漸漸敢跟他沒大沒小(不過尊重還是放在心中,不敢踰越的),也讓今年的創作,充滿了他百忙之中,仍熱心抽空與我談藝術,道藝術的無私激勵。

梁震明 劍龍石 89x89cm 2017

當然還是感謝譚精忠大哥的邀約,讓我有機會參與【藝 ‧ 義 - 為牠發聲】關懷動物・友善生命還計畫義展活動。起初,接到譚大哥熱情邀約的電話,心想僅會畫石的我,怎樣都很難藉由之前的畫題參與,最後在羲之堂筱君姐的支持與譚大哥高人的開示下,以文人供石抽象型態的概念,畫了這張名為劍龍石的作品。畢竟我不是名人,也非網紅,這顆位於台灣東北角龍洞的千古奇石,造型上也可能絕非多似遠古生物劍龍,心中有佛,相由心生,大概是我從小就很喜歡動作緩慢,體態奇異的劍龍,所以第一時間就覺得神似吧!

2017劍龍石89x89cm(局部).jpg

由於這是新的創作嘗試,以單一奇石做為主題,所以也花費了許多時間和精神琢磨。如何畫出靈氣,畫出無限寬廣的宇宙觀,是我再次描繪此石的焦點!慢慢的積累純黑的顏料在銀潛紙上,逐步的點描看似簡單的構成於方寸之間,最後亦刻意讓此作略帶一點厚重但又不失靈巧的畫味,好符合我對劍龍和吾心的認知。因此與其說是劍龍石,其實更多是本我的真切呈現,好似自畫像般,借物抒懷吧!

延伸閱讀:

自製墨-以石榴墨為例

墨與黑的戰爭

墨條的觀賞及藥用功能介紹

墨條的發明與改良

從黑與白看用墨畫黑的概念

從筆與墨看用墨畫黑的概念

從書與畫看用墨畫黑的概念

梁震明臉書粉絲頁

梁震明IG

    梁震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