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發表

2010黃金海岸138x34cm

回首數年來自我的創作經驗,題材上多是隨機挑選,時而畫山、時而畫草,但遲遲未有專題性系列作品的誕生。首次選擇以「海景意象」為題,將錯落的磊石、堅硬的岩壁、白皙的沙灘、孤寂的島嶼、蔚藍的海潮、高聳的燈塔和歸航的舟艇做為描寫與組合的對象,亦將思想情感與此些景物不斷在腦海中激盪且轉化,並將一幅幅意念聯想的心靈畫面及物象與意念交流下獨特營造的理想宇宙畫出。所以「海景意象」的系列作品主要是期待呈現有如超脫現實般的意象空間,並將個人藝術推向虛幻美學的方向。

2011海天一色89x47cm

為了此次創作,密集的走訪台灣各地的島海景觀,如澎湖的目斗嶼、姑婆嶼、桶盤嶼、吉貝島、望安島和七美島;宜蘭頭城、龜山島、南方澳、南澳粉鳥林;東北角貢寮龍洞及鼻頭角;北海岸淡水、石門麟山鼻、老梅;苗栗後龍外埔、通霄白沙屯;台中梧棲高美溼地及屏東墾丁和滿州旭海等地。 齊物而能悟道,效法萬物,審象淨心,理解天地物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千岩萬語,以石仿人。

目斗嶼燈塔

梁震明 龜山島 48x54cm 2012

無論是麟山鼻的風稜石或是苗栗後龍外埔石滬裡的鵝卵石,歷經千秋萬代的風化與浪蝕,自有訴說不完的故事與遭遇,又如今在造化無為的安排下彼此相聚,而世間眾生的際遇,亦是如此,總然隨遇而安,隨緣而遇。 故畫磊石看似複雜,卻僅需信手佈置,無須刻意,因落筆當下,即有一套邏輯與規則,自然交織。

廣告1.jpg

麟山鼻

梁震明 石與海44x47cm 2011

壯觀的人造建物喻含著令人心酸的船難。目斗嶼位於澎湖群島的最北邊,與吉貝島相隔七公里。附近海域暗礁羅列,船難頻傳,故建 40 公尺鑄鐵黑白相間塔身的燈塔,矗立在玄武岩組成的岩礁之上,而散發出巍峨的氣勢。偶然機會從網路上看到此塔,特異虛幻的景象,衝擊著自我積累許久的視覺經驗,故遍詢前往的方法,但唯有一位船老大願意開船至此,更增添此地的神祕面紗。最終如願搭上今年首航船班,攜家帶眷齊同出發。而航行的途中更能瞭解澎湖北海海域的險惡,水淺礁多,唯有漲潮時才能安然通過,也難怪要蓋上如亢的燈塔告知往來的船隻。

2011南方澳24x81cm

因難忘多變的地質景觀,似真似夢的海天美景和純樸樂觀的鄉土風情,故連續三年遊歷澎湖諸島。夏日徐徐的微風,滿布珊瑚的淺海,炙熱火燙的陽光,讓菊島海景擁有如鏡般出奇平靜的魅力,引人迷戀,駐足在望安島網垵口海灘,不僅可將碧海藍天盡收眼底,也能讓自我心靈即刻沉澱下來,洗盡塵俗煩憂。黃昏時分,在潔白珊瑚及貝殼碎屑組成的白沙相伴下,愜意的欣賞落日餘暉,靜看潮間帶彎腰撿拾的村民緩慢移動身軀,此刻光陰雖肆意消逝,生命卻洋溢著浪漫風情,正享受片刻平靜所帶來的視覺饗宴。

老梅石槽

梁震明 綠草黑石138x34cm 2010

突然介入的事物,竟能讓意象改觀。石門老梅獨特的石槽地質,總是吸引許多攝影愛好者前去,綠色海藻生長在斑剝黝黑的潮溝中,形成令人驚嘆不已的海岸奇觀。首次前往時又恰好遇到婚紗公司的工作人員正將玫瑰花瓣灑落此地,原本深感掃興,但突然屈身攝岩時,巧見數片紅色花瓣漂浮在潮溝的海水之上,又在夕陽的襯托下,更顯閃耀,剎那間不得不承認紅花、綠藻、黑石與白波的色彩結合,真的是別有一番韻味。

2011黃金海景47x180cm

藍海仙山,象徵桃花源裡的烏托邦。海島是海底山脈隆起的山巔,但卻與一般看山的形態有異,搭著船即可奭然四解,無論東西。過往皆從頭城烏石港遠望龜山島,今年終於創作的需要登上遊艇近距離的欣賞它,繞島賞鯨,登島采風,而首次前往時,即見識到黑潮的海威,雖浪花飛濺,弄濕鏡片,船體劇烈的搖晃好似雲霄飛車,但可飽覽美景仍是值得。

梁震明 海景意象

二次走訪又幸運的見到結伴成群的海豚,隨波嬉戲,好不自在,而潛藏在龜首處的海底溫泉,不停歇的湧泉竟可將海水染綠,實為奇景。而此島是宜蘭平原最顯著的海上地標,亦是蘭陽居民的精神標誌,但先前卻是軍方演習的目標物,封鎖了 23 年之久,曾幾何時已可近睹,海上孤島,人間仙境,只能嚮往卻無法常駐。 黑白相間的高塔聳立在蕞爾小島,這種乍似矛盾,卻真實存在的景物,豈不讓人震撼;尖聳的山島乃是火山的遺物,平靜的海水總有波濤洶湧的時刻,彷彿仙境的孤島總是不宜凡人居住,因此往往看似美好的國度卻是泥沼薄冰之地。孰幻孰真,原來還需腳踏實地的體驗後才能得知。真實與虛幻是相對也是相成的,因距離的差異而有不同的認知,貼近的事物我們會認為是真實,遙遠又無法觸及的就視為虛幻,可是當虛幻可以接近時,其又轉換成真實。

梁震明 龜山暮春24x81cm 2011

澎湖目斗嶼

虛幻是虛擬與幻想的組合,而畫面要呈現這種調性,我選擇先用色彩的不真實來達成,用誇張鮮豔又帶點夢幻的顏色,而啟發的關鍵即是來自於欣賞澎湖美景所觸動的,寶藍透徹的天空、湛藍潔淨的海水、金黃耀眼的沙灘和黑褐沉穩的岩石成為「海景意象」系列作品的基調。 倘若前人可用墨來寫世間萬物,又何嘗不能用金來替代?墨非不妥,但對當下眾人來說,卻極難以引起共鳴。而紙張與顏料的金,當轉化成物象的金、色彩的金,情感的金後,材質已不在是材質,而是你我內心的金。真實的世界本不見金海,紙中所睹即是虛相,亦如世間又怎可能有仙山在,一切的諸相僅是心中所思在困惑我們。

梁震明 目斗嶼燈塔 24x27cm 2011

找一些平凡不起眼的綠草黑石來畫,並極愛以看夙夜見春秋的方式來觀察我所繪之物,一畫再畫並將創作視為終身的志業,竭盡所能,永不放棄,是我的作畫態度。而創作亦如修行,畫石的過程極似和尚抄經,只能一點一滴,逐句逐字的點寫出來,考驗著自我的耐心與毅力,累積再累積,沒有速成的方法,只有畫,也永遠不知道能成就何物,畫出怎樣的作品?也惟有做,不斷的做才能得知,人生的總總亦不過如此,本應活在當下,平凡的將自我能盡善的事物善盡。

梁震明 黑石 138x34cm 2010

延伸閱讀:

【梁震明水墨創作介紹】值得推薦的台灣當代水墨藝術家

 

【實景山水的專研與探究】千岩萬語:梁震明創作自述

【東方藝術媒材的困境】黑色的覺醒:梁震明創作自述

【實景‧虛境‧真山水:梁震明的墨色台灣】蕭瓊瑞教授撰文

【台灣山水】暮秋作品介紹-龍洞系列-畫仙板

    梁震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