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2009年發表,雖歷經許多優秀藝術家絞盡腦汁的尋求突破,但舊有材料的特質已經難以滿足新世代更需要大破大立的創作需求。

2009年 黑色的孤寂 96.5x180cm

對我而言,墨是慣性選用下的選擇,因為從學畫開始,畫水墨必定要用墨畫。這種邏輯似乎是理所當然,牢不可破,可是墨必然對我產生意義,卻是可以思考的。

2009年 黑色的蒼茫 96.5x180cm

此次展覽我使用了相當多的水性黑色顏料來處理自我創作的一些問題。首先為何會用黑?從前我只是將黑色顏料視為墨色死板時的救畫材料,但現在則是體認到墨色的使用價值之於我的關係,也就是我所創作的是水墨畫,還是黑色的山水世界。

廣告1.jpg

墨與黑的差異,就我的認知在材料屬性上,墨所含碳粒較細,色調較為固定,黑則是較粗,亦會因成分不同而有不同的色調變化。所以因為墨的材質特性被極度的細膩化而有色調中性的特質,也因此墨已不具西方繪畫顏料應有的色彩性。換言之西方的黑是要其碳粗,東方則是細的部分,因其細故可將個人的氣質與情感藉由筆的墨抒發出來;在前人使用觀念上,墨是偏重寫,黑則是畫。在東方藝術中,墨是刻意被獨立出來的一種材質,且與書寫功能關係密切,當轉借到繪畫上,就自然產生了「書畫同源」的概念,亦適當的解釋原本寫字的墨為何可用於繪畫上的理由。也因此兩種黑色顏料一定在視覺效果上有所差別,才會被區分開來,可是我們從不會站在色調差異的角度去選擇墨條。

2009年 聳立在一片山巒的黑岩 96.5x180cm

不過上述的分析,只是一種認知上的見解,不代表我能以寫景就用墨,畫山就用黑的觀念來完成作品,反而經歷學著用墨、試著用黑、堅持用墨到墨黑共用的使用過程。至於觸動此轉變的最大因素並非自我否定了墨的精神價值,而是體悟到其難以成為當下藝術環境的共通語言,當我們視墨為黑,或視黑為墨,黑就成黑墨,墨亦成黑彩;反之仍是黑是黑,墨是墨,自然黑永遠是黑,墨依舊是墨。

梁震明 黑色的覺醒

從用黑的經驗來論,它至少提供我五種契機,一是由於喜歡平塗及多次積墨的處理手法,畫面容易灰暗,加入黑色顏料能讓作品產生新的進度,又能繼續添筆;二是因為黑淡之間的色調差異難以掌握,無形增加下筆的次數,也就增強了自我創作奮進的企圖;三是許多時間是透過遊戲和實驗來認識黑色顏料的可能性,透過此方式也就解構了自我養成的創作習性;四是黑色顏料對我而言,不單只是一種色彩元素,而是充滿我試著解開水墨畫沉重包袱的期待。又為何加入黑色顏料就能充滿期待?至少它產生了不確定的因素,而這種不確定,也就讓我對黑色顏料產生了革命性的情感。在這種情感下,自然會用盡一切的方法,試將墨與黑色顏料作完美的結合;五是倘若是物質性的考慮,則用黑能夠產生與墨截然不同的色彩質感和量感,就精神性的考量可讓自我的創作慣性獲得梳理的機會,也能與長時間接受西式視覺衝擊的觀眾,找到溝通的平台,原因是黑色會比墨色更容易親近,就當下的現實氛圍。

梁震明 溪中的黑石 65x127cm 2008

墨屬於廣義的黑色顏料,無論作品中是否用墨,現今的情況下依然會被視為水墨畫,如果創作者未曾提示的話,況且「近墨者黑」,所以也無所謂畫類定位的問題;而畫類的定位,只是方便溝通的一種狹隘界定,而這種界定不盡然等於創作者認知的界定,唯有模糊或是衝撞這種材料界定,才能獲得無限的可能。

梁震明 綠草黑世界 97x141cm 1995~2009

水墨的傳統是一種時空背景下逐漸發展而成的,但如何讓充滿西式視覺經驗的當下觀眾,重新認識水墨的當代價值,這樣的採用,正是覺醒下的選擇。

梁震明 黑葉下的台南孔廟 139.5x69.5cm 2013

梁震明粉絲專頁連結

延伸閱讀:

梁震明:幻化千岩成萬語的筆下千秋 陸蓉之教授撰文

梁震明水墨創作介紹-值得推薦的台灣當代水墨藝術家

實景 虛境 真山水 梁震明的墨色台灣 蕭瓊瑞教授撰文

水墨畫家 梁震明創作與展覽歷程年表

山水畫家的人生 梁震明的水墨創作

梁震明臉書粉絲頁

梁震明IG

 

    梁震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